秋凉花前语读者来稿三联中读

北京治疗白癜风到底多少钱 https://jbk.familydoctor.com.cn/bjbdfyy_zx/

原文

读博在四方载于中读App

水湿透了花瓣,也略去了上面可能的灰尘,颜色为之一新。忽而想到虽是秋天开得花,也是一年生草本,更不知几度秋风下,就藤老花落叶残,留下枯黄缕缕,像是永远放不下的牵挂,丝丝不觉。

初次见到茑萝松时,人还在正蓝旗的某个小店里。询问之下,热情的服务员告诉我这种花很好养,随便撒一粒种子,就能长出羽毛状的藤蔓,然后会在上面开一种红色的五角星小花。当时花期已经过了,多是在酝酿果实的途中,剩下的就是些小花骨朵,等待时机绽放。

等同伴买好东西要走时,服务员跟我说,见你这么喜欢,要不然给你一粒种子吧。她把一朵已经干透的花苞,用指甲剥开,里面摘出一粒黑色的种子,形状有点像枕头里面常用的荞麦皮,扁平的。就这样用一张纸巾包着,被我小心翼翼地装进行李箱,带回到了北京。

那时时间已近七月末了。回来后,不管不顾地把它扔在了金心吊兰的花盆里,没过几天,就看到一株植物萌发出来。一周下来,藤蔓就开始缠绕上了金心吊兰早已长出的花株上。然后在八、九月份的天气里,努力地伸长藤蔓并开了几朵花,也不知道有没有昆虫授粉抑或风来授粉,在天气快速凉下来的时候,结了个一两个小果实。等干透后揉碎,竟然也收获了四五颗种子,这算是第一代生命更迭。

第二年春天,又把收获的种子扔到了单位窗台上的仙人掌花盆里,照样很快就长出幼苗,藤蔓缠绕在一旁的鸭掌柴枝干上,五角星的花陆陆续续地开着,点缀的比之前多不少,但后来碰上集中工作,很少能顾忌上浇水,最后被旱死了,但侥幸也留下了两个花苞长成熟了。把皮去掉,找到种子,放在一张纸上,此时窗外忽然一阵大风来,吹得四散,心一时沮丧也就不从地上找了,这算是第二代生命更迭。

再次见到茑萝松还是在今年5月姐姐发的朋友圈里,她问谁知道这是什么花,家里新得到的。我说我知道,但我得查一下。用形色识花查阅告知,果然想起来它叫茑萝松。今天姐姐告诉我说,藤蔓已经长得黄了,干透的花苞也收获了几个,种子星星点的一些,估计够明年种了,让我写几句以便于记录一段花缘,于是就写成以下文字。

倚栏茑萝松,羽蔓缀星花;

独蕊黄浅色,角瓣红无瑕;

今收秋凉籽,留待明春发。

天气真的见凉了,风吹过来,还会起一层鸡皮疙瘩。在其他树木花草或果实累累或花朵残败之时,牵牛花或者丝瓜花竟然还开着正好,给这个时节也多了不少点缀,免去了视野的单调乏味,夜茉莉也开得恣意,泼泼洒洒的感觉,每次夜晚路过那一丛丛的花枝,有沁入心脾的香味。

再说牵牛花,每一朵的开放时间貌似也只有短短一天。从早晨到上午前盛开,开完之后,下午到晚上就迅速败了,花朵残留扭成一小纺锤体,一点都不争夺第二天其他花开的时光,让早上出门赶地铁公交的我,总能拍到盛颜时刻的几朵,若非仔细观察,断然是看不到昨日镜头下的那几朵已凋谢完一弯垂眉。

遇到好景致,忍不住胡诌几句来应对,偶尔也能得到一两句情景交融、言辞达意的。如同下面四句,描写雨后牵牛花,觉得有时有情,有物有我。是在我早晨出门赶地铁的时候碰上的,手机拍照强迫症犯上来之后,就必须拍两张花朵,要不然又开始自责兼后悔一路。

花瓣上的雨水还是露水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清风里微微摆动,水珠一滴也曾不落,可能因为自身重量尚足以抵抗摇摆。水湿透了花瓣,也略去了上面可能的灰尘,颜色为之一新。忽而想到虽是秋天开得花,也是一年生草本,更不知几度秋风下,就藤老花落叶残,留下枯黄缕缕,像是永远放不下的牵挂,丝丝不觉。

近来看关于齐白石先生的文章,提到他与梅兰芳先生以师生之谊交往。一个细节说到,每到秋风起来,梅府有多种牵牛花盛开,齐先生都要多来几次赏花。其实光从花的种类上来想象,彼时的文艺大师雅集,是何等赏心悦目。没有专门去植物园或者公园,追寻过牵牛花,小区或者甬路边上,也找寻到红、白、蓝、紫等几种花色,照片放在一起也是多彩。

风前露水重,雨后颜色新;

藤蔓一秋老,牵寄是此身。




转载请注明:http://www.qdnnh.com/afhgx/3024.html

当前时间: